倓子

各种自制堆放处_(:3」∠)_(自制手工,自制脑洞等等…)
大二修罗期,至少持续2年。
更新时间成迷。
是我太天真。

圣塔之下听后感

先表白一波staff们,从曲子到歌词到人声到立绘到pv,这么触动人心的作品你们缺一不可。

第一段快到高潮的时候舜唱出那句:“有人曾远渡重洋,却唤此处为故乡”的时候眼泪就出来了,跟孤帆对应着,唱着尽远的想法,再看前面的歌词,两人互相唱对方的心声,这种反目了也还是了解你的想法的感觉太戳人了。・゚・(ノД`)ヽ(゚ω゚=)

进到第二段,回忆过去的温暖,现在眼前一片荒凉,这些对我来说都还好,可是最后一段和声唱出来,那么温暖,那么充满希望,眼泪彻底忍不住了,舜他看不见啊!还说什么和生命一样悠远漫长,哪里悠远哪里漫长?那么美好的未来,他已经看不到了!(;´༎ຶД༎ຶ`)

最后小提琴的长音揉弦结束我才把那口从最后一段开始憋住的气吐出去,真的,真的,太好听了。感觉我描述不出来这首歌万分之一的好,第一遍听完整个人都是懵的,手指尖都在发麻,真的太棒了。


现在只盼着当年的那个圣塔会保护继承人的伏笔是真的,舜还好好活着,还能看见还能活在那么好的未来。

圣塔之下,愿君久远。

拿到本子的第一时间就来写repo啦!
厚度和重量果然感天动地,绝绝对对是一本凶器😂
封面严肃极了,麻麻看到了也不用担心了!٩(ˊᗜˋ*)و 开心~
封面封底的角也没有撞到,保存的完好极了!

unleashed从一开头就开始追,每天打开LOFTER第一件事就是f太太更新了没有,曾经有看到更新后抱着手机在床上翻滚之后撞到头的经历(蠢哭了)拿到本子迫不及待的就打开看,比起追更的时候抓心挠肝的等更一次性看下来简直不能更爽。
看的时候真的是眼前有画面的感觉,真实极了,看到Harry,Eggsy,医官大人死的那段真的是要哭出来了QAQ。人物的性格写的也很合适,感觉如果是他们遇到这些事这些人就是会这么干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剧情节奏也掌握的很棒,书拿起来不看完真的是放不下啊,就差跑厕所也拿着了_(:з」∠)_
最后我一定要挂一下能单手徒手劈断手腕粗细木桩的f小姐!(快告诉我是不是真的)
厚颜无耻的艾特一下f太太~o(〃'▽'〃)o @-梵璋- 

手机版居然没办法艾特人……

对不起停更了这么久_(:3」∠)_
马上大假期我尽力补_(:3」∠)_
才这么几篇就开始跳票我去跪一跪锅_(:3」∠)_

百日花毒 day5 见面

百日花毒 见面

 是的,出师试炼还是胡诌的看看就好 

本系列这次完结啦 

转眼部云行走江湖已近一年,期间和曲倓的通信也没断,每走一个地方就买些当地的特产给曲倓寄过去,尤其是当地的小吃配方,鉴于曲倓不只一次的在信中吐槽她二哥那做出来的东西只能吃死人的厨艺。 

曲倓在上一封寄给部云的信中说她要进五毒潭开始出师试炼了,五毒潭为仙教圣地,只有试炼和一些重要的蛊开蛊之时才能入内,其中并无对外联络之法,得有一阵子才能再和部云联络,估摸着得有一个月。

 曲倓倒是没说她要是试炼没过会怎么样,部云在给她的回信里还吐槽说你还真是自信,吐槽归吐槽,最后倒是也没忘了嘱咐她万事小心,性命为上。 

曲倓一直等到部云的回信到了才进了五毒潭,开始了她的试炼。 

一个月后,成都。 

一个一身南皇套装的五毒女子立在广都镇门口,握着笛子无聊的左摇右摆,目光在来往人群里转来转去,不时还嘀咕一句,“阿云怎么这么慢……”一类的话。 

正在等人的这位正是曲倓,而这位曲倓女侠已经完全忽略了自己比约定时间早来了小半个时辰。

 百无聊赖的等了半天,曲倓正准备绕着广都镇走走消磨消磨时间,就被人在肩上拍了一下。 曲倓转过身,拍了她一下的是个万花女子,一身墨紫衣衫,拿着笔笑的温文尔雅,“姑娘可是曲倓?” 

曲倓眨眨眼睛,脸上露出些雀跃的表情来,“我是,你是……?” 

“部云。”那女子嘴角笑意多了几分,拿出封信来,“这是你给我寄的最后一封信,没想到你会来这么……” 

没等部云说完,曲倓已经扑了上来,手臂抱着她的脖子整个人挂在了部云身上,声音里是满满的雀跃,“阿云!” 

部云被曲倓扑的倒退两步,下意识的搂住曲倓的腰稳稳的接住她,虽说从从小到大的信里知道苗疆向来没有中原那么多的讲究,可上来就被扑了还是让部云受到了点小小的惊吓。 

不过惊吓过后涌上心头的却是切实的温暖。 

万花谷中人向来待人有礼而和善,同门的师兄都是好人,但总有种距离感,可曲倓不一样。 曲倓从小就和她通信,虽然以前从没见过面,可两人之间无比的熟悉,就如同她们一直在彼此身边,从未离开。

 曲倓有些兴奋的声音响在耳边,脆亮脆亮的很好听,“阿云,以后就是咱们一起走江湖啦!你答应过带我去万花谷的咱们什么时候走?还有……”

 部云由着曲倓挂在她身上,脸上是无奈而宠溺的笑,一声声的答应着,“好,好……” 

以后,就是两个人一起啦。


这格式也是厉害……每次都要改_(:3」∠)_

百日花毒 Day4 讨论课业

百日花毒 讨论课业 

请接上条阅读 

小部云和小曲倓很快就在这一周两三次的往来信件和礼物中建立了深厚的情谊。 部云在第二封信时用了苗疆话写出了一段无比神棍的话,自觉非常有文采,给曲倓寄了过去,结果曲倓回信说,看不懂,下次写简洁点。 

于是在第三次通信时部云就放弃了文艺兮兮的装逼姿态,从师父留的日课要背的药名有多拗口吐槽到万花花海里一个个用自绝经脉把自己搞成重伤试图泡到一朵花的各路人马。 

曲倓的信件则从一开始就没高大上过,一直无比的接地气,从自家二哥那能杀死人的黑暗料理吐槽到自家常年不在家的不靠谱爹娘。 

这样美好轻松的日子到部云背完了药名药方开始正式学习万花医术时被她的师父彻底终结。 

众所周知,万花医术是五毒蛊术的克星,所以部云的学习中也难免会提及,然而蛊毒因为炼制方式,中蛊的人的体质不同造成效果也不同,比起治其他疾病的方子复杂程度多了不是一点半点。更麻烦的还是毒蛊的罕见,虽说五毒弟子渐渐出现在江湖中,蛊毒还是难以寻到。 缺少实验材料让部云学习这部分药方时只能靠死记,然而……这是部云最讨厌的部分。 所以在下一封给曲倓的信中,部云大吐苦水,最后可怜巴巴的告诉曲倓,写信次数估计要变少了,别忘了她啊。 

隔天曲倓的信就来了,除了平时装信的竹筒还带来了一串小小的陶罐,拿油纸封的死死的。 

部云没敢动那串罐子,先放在了一边,打开了信,看完了兴奋的一蹦三尺高,简直想飞过大山跑去五毒给曲倓一个拥抱。 

曲倓在信中说自己最近被二哥缠的没法子开始学毒经,正愁因为练习多制出来的蛊怎么处理呢,如果部云需要的话就全给她。这次寄过来的是最基础的花草蛊,不开封能存一个月,开封就要尽快用,三个时辰后蛊毒就失效了。 

救星啊! 

自此两人的信件中除了日常的一些趣事外还多了课业的交流。曲倓将蛊寄过去,部云将蛊毒放在猿猴上的效果记录下来连着解药寄回来,下次曲倓就会附上蛊毒的方子和她的炼制方法,再把她二哥制的寄一些过去,毕竟不同的人制出来的效果还是会有些微妙的差别。 

在部云开始正式救治病人后,曲倓就开始寄一些冰蚕蛊,蝶衣蛊一类可以救命的蛊过去,毕竟去万花谷求医的人多,就算弟子再多也有忙不过来的时候,有了这些也能让部云轻松些。 

就这样两人一年年长大,情谊也一年年的深厚起来。 

转眼部云就15岁了,过了出师试炼就可以出师行走江湖了。在部云出谷时两人就约定好了,等一年后曲倓出师,两人一起行走江湖。 

这样的话,江湖再大,也不会寂寞了。





格式再出问题也等明天再说了_(:3」∠)_
昨天接新生去了累成呱太,请假一天,周末会补更的(如果近代史够水就近代史补)

百日花毒 Day 3 奇葩的初识

百日花毒 奇葩的初识 

曲倓与部云是旧识了,虽说两人是近两年前见的面,若是真论起来,这两人认识已经十年有余了。 

两人认识的时候是在曲倓六岁,部云七岁的时候。 说起两人认识的过程……那可是相当的奇葩。 

由于有两个极其不靠谱的家长,曲倓从小就是由自家两个哥哥带大的,大哥曲冉单修补天诀,二哥曲逸单修毒经。

 在小曲倓出生时,曲逸以大哥已经带过孩子体验过了带孩子乐趣这等不能被称为理由的理由,是的,曲逸是曲冉带大的,强行要求照顾小曲倓,全天十二个时辰贴身照料,导致小曲倓在一旬内中毒三次,曲冉在第三次救起曲倓是毫不客气的剥夺了曲逸对于小曲倓的抚养权。

 自此曲倓对于补天诀无比崇敬,在六岁开始学习五毒的内功心法和炼蛊方法时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补天诀。曲逸对此深感遗憾,化身老妈子整天缠着曲倓唠叨着毒经的好处,惹得曲倓烦不胜烦,天天跑去药田采药躲着他。

 某天曲倓在采药时感到头上略过了什么东西,抬头一看是一只……雕? 想想附近几个地方也就隔了一座山脉的万花谷有个羽墨雕,没等曲倓想明白为什么万花谷的羽墨雕会出现在五毒的地界上,就看一个黑影直直的掉了下来。 “咿?”曲倓只来得及发出这么一声,就被黑影正正的砸到了脑门上。

 “疼疼疼疼——!”曲倓捂着脑门蹲在地上眼泪汪汪,缓了半天才看清了砸到她脑袋上的东西,一个,竹筒。 

曲倓的嘴角抽了抽,四下里看了看,没人,又抬头看了看,羽墨雕还在她的头顶盘旋,曲倓低头看了看地上躺着的竹筒,认命的捡起了它,得,看来这就是给她的。 

回房打开竹筒,里面是一小卷布,倒出来展开,是一封简短的信。 

“有缘人雅鉴: 

在下乃万花谷医圣门下杏林弟子部云,遵师命寻访有缘人,望有缘人收到回信。

 部云” 

竹筒里还有一小把曲倓没见过的药材,估摸着是万花谷特有的吧。 

曲倓的汉话刚学没多久,读这么一封信那真是一场惨剧,只勉勉强强的看懂了这寄信的人是让她回封信回去。 

于是曲倓找出了纸笔,回了一封信,用苗疆话写的。

 “部云:

 我是曲倓,收到你的信和药材了。我不太认汉字,你要是能看懂我们的文字我就用苗疆话写了,还有,下次别让你的羽墨雕对着我的脑门扔竹筒了可以不? 

曲倓” 

想了想曲倓还是拿了一张纸用汉话歪歪扭扭的写了一遍,把两张纸晾干折好和前几天采来晾好了的药材一起放进了竹筒里。 

羽墨雕不知什么时候从窗子飞进了屋,看着曲倓处理好竹筒乖乖站到人面前伸腿让她把竹筒捆好,完了又扑棱着翅膀飞了出去,留下曲倓在屋里边目送它远去边感叹万花的雕真有灵性。 

万花谷。 

身穿墨紫衣衫的小女孩从羽墨雕脚上解下竹筒,掂了掂重量之后露出个雀跃的笑容跑进屋。 “师父师父!我找到有缘人了!”



为何我发的时候看的格式是对的发出来就成了那个狗德行?

百日丐明 Day 4 一直在你身边

百日丐明 一直在你身边 

一个棒子一颗糖,这次轮到棒子了。(nigun)

 “呜……”陆釉死死的咬着詹懿塞进她嘴里的布块呜咽着,每次眼睛刚换完药都是这样,疼的钻心刺骨一身的冷汗却连眼泪都流不出来,只能咬牙忍着。

 詹懿每次看陆釉换完药的样子都心疼的不行,只能将人抱在怀里给人擦汗,一遍遍的拍抚着她的后背安慰着,试图舒缓她的疼痛。 

每次疼痛过去后倒是陆釉一点点摸到詹懿的眉间,用还带着点汗和冷的指尖将詹懿皱成一团的眉心揉开,软语宽慰着,“没事啦,云姐说过疼是好事,说明药性进去了,会好的更快的……” 

每到这时詹懿也只能顺着陆釉的意思放松眉头,看着她靠在自己怀里因为剧痛耗费太多精神昏昏欲睡,将人抱的更紧,附在她耳边轻声的哄着人入睡。

 转眼过了一个月,陆釉眼睛上敷的药换了又换,终于到了见光的日子。 

在詹懿执着的要求下部云把拆纱布和检查的方法告诉了她,再三叮嘱要小心后才在詹懿胁迫的目光下出了门,在内心不停感慨着詹懿这可怕的独占欲。 

詹懿先净了手,才将缠在陆釉眼睛位置的纱布一层层揭了下来,再用沾了药水的布巾一点点擦掉陆釉眼睛上残留的药膏。 “好了,睁眼试试能不能看得见。”都处理好了之后詹懿坐到陆釉对面,让她睁眼。 

怕陆釉太久没见光不适应詹懿早早的就将门窗都合上了,只在屋内点了几盏油灯,不刺眼也能看的清楚。 

陆釉慢慢的睁开眼睛,一蓝一金的猫儿眼在烛光下泛着光,灵动的紧。陆釉眨了几下眼睛,缓了一会儿之后视线准确的投向了詹懿。 “能看见了?清楚不清楚?”詹懿紧张的把部云教的方法几乎忘了个干净,只知道伸手在陆釉的眼前晃晃。

 陆釉的眼睛也跟着詹懿的手转了转,“嗯,看见了,还挺清楚的。”陆釉笑着说道,说着还伸手去够詹懿伸出来的手,却一下抓了个空。 两人一下都愣住了。

詹懿的手悬在空中,眼睛盯着离开她的手还有三寸便做出了抓握姿势的陆釉的手,几乎是不敢置信的开口,“柚子,你……再试一次?”

 陆釉沉默的收回手,再伸出去,带着刀茧的指尖擦过詹懿的指头,在离詹懿悬着的手仅差毫厘的地方握成了拳。 抓空了。

 詹懿收回手站起身,焦急而语无伦次,“柚子你等等啊,一定可以治的,你等等,我这就去找云姐,一定能治好的……”说着就冲了出去,隔着门都能听到她在远处的叫喊声。

 等到詹懿带着部云急急忙忙的回来时,陆釉已经不在屋内了。 

陆釉隐了身缩在营地无人的角落,听着远处人来人往的声音,身体不停地打颤。 

刚刚一个人在屋里,陆釉闭上了右眼,视野骤然的黑暗让她恐惧。 

不能确定距离,握住刀也挡不住砍不到东西,这样……她还能做什么?还有什么用? 

“柚子!陆釉!”不知何时陆釉身上的暗尘弥散已经消失了,詹懿站在她面前,一脸担忧的看着她。 “阿懿……我左眼……看不到了……”陆釉抬头看着詹懿,轻声呢喃着,满脸的茫然,说到最后已经带了哭腔。

 “没事啊,怕什么,我在呢。”詹懿明了陆釉的恐惧,伸手抱住她,让她倚在自己怀里,一下一下的抚着她的背,感觉到温热液体慢慢浸湿衣襟,声音更加轻柔,“我家柚子这么厉害,就算有一只眼睛看不到也没问题的。” 

陆釉不答话,只伸手抱住了詹懿的腰。

 “没事啊,”詹懿只能一直重复着那一句话,“我在呢,我一直会在你身边的。”



好哒,丐明小系列到此告一段落~

格式君,你死的真惨。

百日丐明 Day 3 养伤期间的故事

百日丐明 养伤期间的故事 

请与前篇连续食用 

此篇大概无虐(?)
没问题请↓

 陆釉在回帮会暂住地的路上就昏了过去,再次醒来时眼睛倒是不疼,就是有些束缚感,陆釉想抬手摸一下是什么东西,手刚抬起来就被人抓住了,詹懿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熬夜后的沙哑和满满的温柔,“云姐说眼睛上敷着药呢,不能碰。”说着将她扶了起来,让她倚在自己身上,又端了一杯水凑到陆釉唇边,“睡了这么久了,来,先喝口水。” 

陆釉就着詹懿的手喝完了一杯水,等到詹懿放好了杯子,她摸索着握住詹懿环在她腰上的手,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问道:“云姐说我的伤怎么样?” 詹懿抱着她的手紧了紧,“云姐说你身上的伤都是皮肉伤,养个几天就没事了,你要想活动活动现在就能下床。”詹懿停顿了一下才接着说。声音里带上了些许僵硬,“眼睛的伤比你身上的严重些,听云姐的意思是能治,具体的我也说不好,等她来了和你细说好不好?” 陆釉点点头,撒娇似的蹭了蹭詹懿的颈侧,“阿懿,我饿了,帮我拿点吃的吧。” 

“好,那你自己呆着小心点,别扯着伤口。”詹懿给陆釉后边放了个枕头,让她能在床头靠的舒服点,又给她把被子往上提了提,出了门还不放心似的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听屋里没动静了才放心的去灶台给陆釉做吃的。 

陆釉半躺在床上,等门外的脚步声渐渐消失听不到了才掀起被子,动作轻缓的摸索着下床,穿上鞋,试图在屋里走一走。 

詹懿回来时隔着门就听见了屋里一阵阵的倒气声,呼哧呼哧的听的人瘆的慌。詹懿推门就进去了,看见陆釉蹲在柜子边上,细看肩膀还在抖,吓得詹懿赶紧放下手里的托盘,冲到陆釉身边又不知道她伤到哪里了不敢碰,只能蹲在她身边焦急的不停问道:“怎么了?碰到哪儿了?疼的厉害不厉害?” 

陆釉伸手抓住了詹懿伸过来想扶她的手,抬头看着詹懿,虽说脸被蒙眼的布遮了小半还是能看出一副可怜巴巴的苦相,“阿懿,我想下床活动一下,之后……我不小心踢到柜子角了……”说着陆釉又低下头去,声音里满满的委屈,“好疼……” 詹懿蹲在陆釉身边愣了一下,憋了半天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哈哈哈踢到柜子角哈哈哈,柚子你好厉害啊哈哈哈哈哈哈……” 

“这有什么好笑的!”陆釉的脸上染了层薄红,不知是羞的还是气的,看在詹懿眼里特别可爱。

 “好好好不笑了哈哈哈……”詹懿说着不笑了,还是没忍住,笑的直打颤。

 “你,你还笑!”陆釉抬手不轻不重的锤了詹懿一下,蹲累了干脆坐在了地上,“再笑就……!” 

詹懿看陆釉坐在了地上就站起来了,俯身将陆釉一把抱了起来,声音里满满的都是笑意,“再笑你要拿我怎么样啊?” 

陆釉忽然被抱起来本能的勾住詹懿的脖子抱的死紧,听到这么一句问话将脑袋埋在詹懿的肩膀上不肯抬头也不答话,只露出一对通红的耳朵。 

詹懿看到了笑的更欢,手上却将人稳稳的抱到了床上,拿过托盘来,“来,你爱吃的蛋羹,张嘴,啊~”



每个修一次格式好特么累……

百日

昨天肠胃并不太好跑了趟医院没空更新_(:3」∠)_
今天更2篇补上_(:3」∠)_
以及丐明开始小系列啦,花毒组会先放放

百日丐明 Day 2 受伤失明

百日丐明 受伤失明
虐注意
丐姐几乎没出场
没问题请↓
长安。 

曾经美好安宁的村子如今已经被狼牙军侵占,成了狼牙一个屯兵放粮的地方,村民们在他们的压迫下活的战战兢兢。

 不大不小的村子里驻了个不大不小的狼牙军军官,这次明教影月旗的弟子接到的一堆任务里就有配合神策军攻打村子,杀掉这首领的一个任务,因着陆釉刚好在这村子附近便派给了她。 

神策军杀进村子的时候陆釉跟了进去,一路用着暗尘弥散遮掩着身影,顺利的避开路上的狼牙士兵摸到了狼牙军官的帐子前。 帐子门口有两个护卫,陆釉小心翼翼的从两人中间溜进帐子里,里面除了军官外还有一个军师两个护卫。 陆釉想一下,一个幻光步砸到狼牙军官身上,同时给了他一个驱夜断愁,趁着他晕的这一下一刀捅死了军师,门口的护卫听到里面的打斗声冲了进来,陆釉用无名魂锁锁住了主位上的军官,同时一个净世破魔击就甩了出去,抡圆的刀划过三个护卫的胸口,三个人当即倒下。 

陆釉转回身,刚想一刀捅死狼牙军官,身后便有一把弯刀砍了过来,逼着她不得不躲。陆釉暗骂自己大意,连帐子里藏了个狼牙刺客都没发现。此时狼牙军官已经挣脱了身上的锁链,过来跟着刺客一起攻击陆釉。 

此时帐子外已经隐约乱了起来,看来是神策军攻进来了。陆釉怕狼牙军官出去会指挥着将神策军再打出村子,引着两人边打边走到了远离战场的田地里。 

田地里还有不少被迫劳作的百姓,看着三人刀光剑影的过来吓得扔下农具就躲了起来。 陆釉以一对二,少不得有些顾不到的地方,身上的伤口也越来越多,血渐渐浸透她白色的衣衫。在两人的攻势下陆釉支撑的越发艰难,终于让她发现了一个破绽,一刀划在狼牙刺客的脖子上,顺势架住狼牙统领劈下来的一刀,另一只手上的弯刀捅进了狼牙军官的胸口。 

军官看了看自己胸口的刀,又看了看走向村民的陆釉,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拼着最后一点内力向着陆釉和躲在她身后的村民喊着:“你们以为……她救了你们吗……就是她这个异瞳……给你们带来的灾祸!” 陆釉从他说出第一个字是便觉得不好,拖着因为战斗和流血而疲惫虚弱的身子走向军官,却还是让他说出了“异瞳”二字。 小时候噩梦般的经历再次闪现,陆釉浑身僵硬的立在原地,不知作何反应。这时她身后的村民里走出了一个拿着镰刀的高壮汉子,走到她身前挑开了她战斗中也未曾摘下的兜帽。 

突然明亮的视野让陆釉一瞬间反应不及,回过神来时眼前一抹银亮的刀光闪过,眼睛处传来剧痛,视线一瞬血红后转成了沉沉墨色,紧接着肚子上就挨了一脚,让陆釉倒在了地上,又因着疼痛蜷缩了起来。 

耳边忽然嘈杂,有个男声带着愤怒在上方响起:“就是这个妖孽,她有异瞳,就是她带来的灾祸,杀了她!”或远或近的声音呼应着响起,“杀了她!”,“杀了这个妖孽!”,“杀了她就不会再有灾祸了!”忽然有个稚嫩的声音出现,“砸死你这个怪物!”伴随着声音还有一块小小的石头砸在她身上,不疼,却让陆釉觉得绝望。

 “对!砸死她!”“砸死这个妖孽!”大大小小的石块砸到陆釉身上,砸出一块块的淤青,偶有尖锐的石头砸过来,划破皮肉的声音清晰的响在耳边,陆釉已经无力挣扎反抗,只能蜷缩在冰冷的地上,忍受着石块砸到身上的疼痛,低声的呢喃着:“不是我……不是我的错……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意识因为疼痛而渐渐模糊,陆釉迷蒙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平素爽朗的女声此时却因为充斥着满满的愤怒和杀意显得冰冷无比,“都给我住手!” 疼痛消失了,陆釉忽然就安下心来,詹懿来了。 

熟悉的气息贴近身边,一双手臂小心的避开她的伤处将她抱了起来。陆釉将脸贴在詹懿胸口,手指勾住詹懿肩上的皮甲,没有管詹懿和村民的争论,哑着嗓子带着哭腔唤道:“阿懿,我想回家……” 争论停下了,拥着她的手臂紧了紧,詹懿带着陆釉离开了。 

“好,回家。”



怎么最近粘过来格式这么大变化,全挤一起了什么毛病!